製片禺典 | 影片長度到底該多長

搜尋內容或尋找其他主題


Generic selectors
完全比對
標題搜尋
內容搜尋
文章搜尋
頁面搜尋
依目錄作為搜尋條件
傷國誌 The Dark Three Kingdoms
劇情文學
在谷底看著天崩壞
採訪禺典 The Interview
禺典全集
綜合文學
製片禺典 The Movie
鬼導旗 Maverick Directors

取捨問題

這是類似文言文與白話文的問題,其實一開始定義影片長度本身並沒有錯,如果能夠最初就考量到許多條件下來決定影片的長度更好,無論長度多少,你必須確保一件事,就是影片陳述的完整性與順暢性,簡單來說,當你表達你想要吃飯,直接說”我想去吃個飯,肚子餓了”,還是說”因為前一天太忙沒時間吃東西,早上睡過頭,中餐吃一點點,所以現在肚子非常餓,造成頭暈目眩,所以不得不去吃飯,因為現在很想吃飯”,這就是長度迷思的問題。

當一開始有長度設限的時候,必然有取捨問題,對影片製作人來說,他優先考慮的是如何在一堆畫面中擷取最漂亮、最好的、有有涵義的、最該表達的東西,在這部影片當中陳述,之後依照客戶需求把整件事情描述完整,但是當影片長度設限下去的時候,就會造成一來可能是在短時間無法說完,或是有完整交代,但是在畫面上,觀眾看不到其他東西,二來可能是影片長度過長,故事說完了,內容卻很零散。所以之間的取捨,在彈性可協調的狀況下,考慮是該截長或是補短。

取決於內容與觀眾

一部你感興趣的影片,即使看完了,你也想繼續看下去,一部你不感興趣的影片,三十秒可能都嫌很長,甚至連看都不想看。所以內容好與壞與觀眾接受度也在影片長度的考量範圍內,但也不是因為如此你就要縮短或拉長影片的長度,而是在於影片中片段的重要性是否被放進去。

過程的重要性

空拍的畫面是很漂亮的,當國外玩到不想再玩的東西,因為科技的進步帶來成本低廉的空拍,讓台灣跟進一大堆人流行的空拍,甚至一部影片放了好幾個空拍畫面,可能不同的角度卻是同一個事件與地點。哪個部分比較重要 ? 對誰比較重要 ? 諸如此類的問題是否想過,如果一場活動的流程從報名、主管貴賓談話、活動開始、民眾參與、結尾,你不可能把報名過程的活動放太多進去,除非是類似教學影片或是報名過程可能不是很多人了解的情況下,需要完整交代流程。再舉另外一個例子,婚宴迎娶過程中的拜祖先,對事主來說是一個重要的過程與畫面,那該要求不中斷錄影或是完整交代,都是很重要的,對於讓朋友回顧來說,也許婚宴當中發生什麼趣事以及新人的感受,這才能引起興趣。

場合上的限制

真正必要設限影片長度,就是不可改變的場合,例如說十秒內的電視廣告、三十秒的網路廣告,多一秒你的成本加倍,或是電視節目與眾多影片依序播放等會影響到其他事件的場合,另外像是音樂影片,也是必須配合音樂的長度來走,電影,就有適合觀眾觀賞的長度來走,那麼你就要更精準掌控影片的長度。

贊助廣告


<<製片禺典>> 影像是一個將想法創造與引導實現的平台,是一種視覺傳達、大眾傳媒具紀錄、表達、娛樂等媒介,紀錄過去與建構未來的藍圖,它帶來更好的生活美學、更好的娛樂享受、更好的形象包裝、更好的宣傳推廣。本書談到有關拍攝與製作影片這項工作與實務經驗,包製作、構思、戲劇、拍攝、後製等所有工作、技巧、服務經驗與應用。這一部創作是作為禺霖的媒體經驗紀錄、想法概念與自省,以及對接觸到職業領域的方法提出看法,非正式科班技術用書,僅供參考。

2018. 禺霖 Legen Vita. 著

禺霖 Legen Vita

跨導演、編劇、後製、配音、配樂、音樂創作、歌手、攝影、數位設計等領域,2004年拍攝第一部自編導演實驗劇情片、2007年製作網誌喜劇與系列影片、2012年加入地方電視台擔任新聞主播、記者、2013年合作創辦媒體公司從事影片製作與商業行銷、2015年線上發行第一張音樂單曲、2017年再創 KIMovie 媒體服務團體,2018年回歸自我創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