製片禺典 | 演員篇 – 為什麼演起來像在演僵屍

從某個觀點來看,其實每個人都是天生的演員,你在扮演你自己、你的職業身分、表現你的個性,偶爾裝模作樣、偶爾說謊、偶爾模仿別人,演員也是作為角色扮演的職業,了解人的性格、職業身分、個性行為,投入這個角色後詮釋出來,所以第一開始是學著怎麼做人處事、思考理解事情、怎麼表達怎麼說話,而不是機器人或電腦一個指令一個動作。

製片禺典 | 演員篇-演員與演戲

前面提到對於作者來說,當把人員擺在鏡頭前面時,就沒有分什麼職業與臨時演員,演員應該要有這種認知,你扮演什麼角色就是在這場戲演好,有沒有拍到你或是最後剪掉了都沒有關係,即使是臨演所扮演的角色都是畫面上重要的襯托,如果你是抱持著打工或沾醬油的態度出現在鏡頭前,不只這名臨演的心態有問題,就連劇組的心態也有問題,給你的一角色,把戲演好,多一份經驗,對自我的養成,對自我的尊重,你才有舞台。

製片禺典 | 從導演角度談模特兒卡

模特兒卡 Model 卡是演藝經紀公司給廠商選角用的簡歷資料,上面提供模特兒的基本資料,包含姓名身高體重、全身半身臉部相片、聯絡資訊或是經歷資訊等,通常若是給不包含影業人的廠商選角或是活動平面的,基本上模特兒卡的資訊確實是足夠,不過真要通用或是對演藝有興趣發展的人,當然以作者龜毛的角度看,模特兒卡是一個基本資訊,而影像資訊卻不夠。

製片禺典 | 淺談編導攝剪

影片製作中有主要的四大角色分別負責影片生產線的前後製,那就是編、導、攝、剪,但是觀眾往往不會在意除了導演以外的成員,當然也可以不在意,但是起碼應該要有一個簡單的認知是,對執行過這四個部分的作者而言,認為這個職務基本上是屬於同一個層次,個別可以獨立,也可以擁有彼此的知識與相同的涵養。

製片禺典 | 別再問拍一部片多少錢

市場雖然有公定價格,這是一套標準的交易,也是最單純的作法,對業者而言,掌控得了利潤,他們唯一要做的就是不斷地降低成本,對客戶而言,就是承受內容物的質量考驗。而有些客戶也喜歡自己去評估成本,無論哪種方式,都不是最好的做法,在拍攝一部影片之前,最好就有基本的預算可以掌控,企劃初步腳本才能夠知道該寫到哪裡,做到哪裡,如果沒有預設預算多少,不可能拿雞腿價錢買到拍攝好萊塢規格影片。

製片禺典 | 影片長度到底該多長

這是類似文言文與白話文的問題,其實一開始定義影片長度本身並沒有錯,如果能夠最初就考量到許多條件下來決定影片的長度更好,無論長度多少,你必須確保一件事,就是影片陳述的完整性與順暢性,簡單來說,當你表達你想要吃飯,直接說”我想去吃個飯,肚子餓了”,還是說”因為前一天太忙沒時間吃東西,早上睡過頭,中餐吃一點點,所以現在肚子非常餓,造成頭暈目眩,所以不得不去吃飯,因為現在很想吃飯”,這就是長度迷思的問題。

製片禺典 | 審片的觀點

大區域來劃分兩種審片的視界,觀看影片的感受落差不一樣,當交到客戶手上或是完成稿審片時,所播送的平台,可能是電腦螢幕、電視、投影機、手機平板、或是有機會播送於大螢幕,而後製工程人員則是有可能像作者一樣帶著監聽耳機緊盯著螢幕,觀看的時間是每秒,甚至是每十幾二十格在看,那種體會是非常細微敏感的,所以當最後審片的平台規格不是以標準或優質的系統倍數放大,那種感覺就會有落差,這可能也是初期雙方無論業者或客戶會忽略的事情,比方說影格速率或色彩不同,明明很震撼的畫面,在縮小倍數的螢幕或昰色彩張顯不佳的螢幕上觀賞,整個品質看起來就掉很多。

製片禺典 | 創作前先放下想法

老子道德經裏頭描述”大音希聲、大象無形”,從詞面看是指極致的聲音與形象,越是飄渺宏遠與沒有既定的形狀,用文學觀點比喻就像是短短幾個字裡行間就能點出千言萬語,或是包含許多意思。
作者也認為影像沒有既定該怎麼表現就是好或不好,也可以說沒有既定的結構與形狀,只看用於那些地方,在表現上來說洽不洽當,是否能夠有最佳呈現與到位的傳達。影像必須有結構或既定的表達方式,就是來自於從無到有的誕生過程,從另一個道理來比喻,如同兩儀生四象與規矩定方圓同理。影片是一種視覺傳達、將想法變成現實,在創作時,必須要有想法,也必須放下想法,才能獲得到更多的靈感,與更多的元素去塑造一部影片。